如果不了解石涛对张大千绘画生涯的影响,已经不再拘泥于具象的审美对象

如果不了解石涛对张大千绘画生涯的影响,已经不再拘泥于具象的审美对象

龙8在线登录 1

龙8在线登录,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张善子(1882年1940年)、张大千(1899年1983年)兄弟是最具代表性、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师。张氏昆仲与吴湖帆、潘天寿、傅抱石等学者型画家不同,他们既有着蜀国双髯并世英,元方磊落季方清的强烈社会意识与民族大义,又有着兄图禽兽工无拟,弟有妙墨貌婵娟的高超画艺。兄弟二人既是爱家爱国、满腔正气的爱国志士,又为妙笔生花、造诣良深的丹青高手,他们秉承习传统,师造化的创作理念,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凸显了特殊的审美价值,共同铸就了20世纪的画坛传奇。昆仲二人中张善子的年龄较长,原名正兰,单名泽,字善子(孖),号虎痴,别署虎公;弟弟张爰原名正权,字大千,别号大千居士。他们出生于四川内江书香门第之家,兄弟姊妹多人,其中母亲和一个姐姐擅长书画。兄弟二人自幼随姐从母习画,打下了良好的绘画基础。成年以后,他们都有过短暂的日本留学经历,归国后到上海开始了职业画家的艺术生涯。由于张善子的革命经历,他特别推崇汉高祖刘邦创作极具霸王之气的《大风歌》;而张大千敬仰明末清初大画家张大风的画风画意;两兄弟不谋而合,共用大风堂为其斋号、画室名称。随之开堂收徒,传道授艺,为大风堂画派的开创者。张善子、大千昆仲二人山水、人物、花鸟乃至走兽无所不能,无所不工,堪称画坛全才。张善子是张大千的二哥(由于大哥早年夭折,张善子在张家的地位相当于大哥),长其17岁,他对张大千既有长兄若父之爱,又有提携引领之恩。自幼开始,张善子不断传授张大千绘画技艺,提供观摩学习的机会。1919年,张善子引荐留日归国的张大千赴沪拜曾熙、李瑞清为师,研习书画,并推介给沪上其他书画界前辈名流,对其脱颖而出有着重要的影响。故张大千多次讲道:我之所以能画,是要感谢家兄善子先生的教导。张善子在民国时期以画虎闻名,以虎痴著称中外艺坛,被当时的法国总统勒布伦赞为近代东方艺术的杰出代表,也是抗战时期唯一由国民政府颁令褒扬的画家。为了写生,他曾在成都、苏州网师园豢养老虎,日夜观察老虎的动态和习性,对虎作画,以求作品的真实生动。正如杨云史赞道:画虎先从养虎看,张髯意态托豪端。点睛掷笔纸飞去,月黑风高草木寒。虎乃百兽之王,是威严与权势的象征,张善子以虎抒志,与其经历是紧密相关的,他曾参加同盟会,组织辛亥革命,有着较强的忠孝精神和爱国思想。他在1940年曾讲道:画虎,是我在日本立下的志愿,简单地说,是为提倡尚武精神。如果说鲁迅以笔为枪,用辛辣的文字,唤醒国民沉睡的灵魂,那么张善子宏愿寄丹青,以他浑厚有力的笔触起诉日军侵华战争,鼓舞国人的抗战情绪。《虎啸出疏林》创作于1927年,时张善子已经45岁,此年他结束政治生涯回归艺术,曾熙为其鬻画刊登介绍启事,正式出单,开始了他职业画家的艺术生涯,创作上已进入成熟期。此画描写猛虎出山,其后山林氤氲,雾气缭绕,近景蓊郁的草木盘踞山间,虎的形态栩栩如生,虎身壮硕,虎尾粗壮,虎耳高耸,虎眼一抛,虎牙一咧,大有猛虎下山百兽散之势。林语堂评价道:他画的老虎,凡一肌、一脊、一肩、一爪,无不精力磅礴,精纯逼真。其师曾熙亦在《与弟子张善子论书画之问答》中感言:善子弟善画虎画佛,既通西法,又求宋元以来诸大家参证之,自当卓然成家。比张善子小十几岁的张大千,早年受曾熙影响,以师法古人为主,尤醉心于石涛,旁及唐寅、陈淳、徐渭、八大山人、弘仁、髡残等诸家,时以临摹或高仿苦瓜和尚为名,被誉为石涛专家。中年时师法造化,以自然为师,数次登临黄山、峨眉、青城、雁荡,下江南、桂林,遍游名山大川,利用写生消化古法。抗战期间的敦煌之行,更是上溯晋唐,对传统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张大千晚年旅居海外,受眼疾之困,主要师心,受西方现代主义启发,回归传统,变泼墨泼彩法,呈现出虚实交融、亦幻亦真的万千气象,开辟了他绘画艺术的新境界。张大千对于石涛的临习、仿摹持续了大半生,其仿作与真迹的气韵、笔墨、造型、构图毫无二致,达到了以假乱真水平。傅申曾讲过:如果不了解石涛对张大千绘画生涯的影响,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张大千。张大千赝制石涛之作的故事久传艺林,程霖生、陈半丁、黄宾虹和罗振玉等著名书画家、鉴定家屡次上当受骗。作于民国十八年(1929年)的《春山雨后图》,便是拟石涛笔法的写生创作,以夸张的艺术手法表现了一江两岸雨后春色倍清新,风清气爽山河美的山水胜境,气息清新、灵动,抒发了画家的心境,已是开始呈现张大千独有风格的代表性作品。《春山雨后图》的技法十分丰富,先用中锋细笔勾勒出山石的轮廓,再用轻松自如的侧锋痛快淋漓皴擦出跌宕多姿、富有变化的山石结构。山川、巨石、孤松、远树的刻画运笔不拘一格,既有八大的瘦硬有力,骨肉雄浑,又有石涛的方拙朴实,厚重雄健,方圆结合,娴熟完备。长披麻、短披麻、米点、荷叶、解锁、折带、破网等皴法混杂使用来表现山石树木,源自石涛,高于石涛,石涛笔意离奇苍古、天真纵恣,张大千则在笔墨中增加了几分流速妍美,虽少石涛的苍古纵恣,但愈加松动流畅,呈现出清新秀逸的风格,体现了对石涛笔墨当随时代的感悟。从市场层面看,民国时期,张氏昆仲善子、大千的画销路不错,也是市场上的热门人物。尤其是张善子的虎图,更是受到追捧。近年来,张大千的作品更是深受藏家欢迎,2010年北京保利张大千《山水》(1941年作)高达2576万元成交,该作品与《春山空雨图》都是谨遵石涛笔法,又有强烈个人风格的创作。张善子《五虎图》(1931年作)在2005年中贸圣佳春拍仅以66万元成交,从中可以看到,张善子的市场价值一直被低估,具有较高的投资潜力。

北京保利第23期精品拍卖会今日正式举槌,其中“流觞——名家精萃”晚场拍卖更是打开季拍夜场先河,本专场集结了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一线大家作品。作为保利四季走“精品路线”的起点,备受藏家关注。

编辑:孙毅

其中,张大千于1980年创作的《春山萧寺》以76万起拍,引发藏家热捧,最终以260万落槌,为最高估价150万的1.7倍。此作笔墨苍劲,凝简随性,并于2011年出版于《张大千精品集》,实为晚年拟杜甫笔意难得之妙品。

众所周知,在张大千创立泼墨泼彩之法后,他的艺术在精神内核上已经达到了一个堪称极致的化境。古人所辩称的“心中无物”之类,在张氏这里算是有了切实的体现。他笔下的山水,已经不再拘泥于具象的审美对象,不再画某就是某,而是已经融合了各家之殊,重新组成升华成一种新的审美对象,她不同于某个具体的对象,但她同时在这些对象之中,兼有她们的胜处。这也是他越来越少地题款称所作为某的原因,他似乎已经高明到交给观者去体贴去领会去感动去共鸣去再造一个他们自己心中的审美对象。所以,越到后期,张氏的山水越看不出是青城还是峨眉,但她分明又是青城或者峨眉。从《春山萧寺》中,我们可以看出不管张大千题款如何称是表现哪一审美对象,不管他采用的是哪种艺术表现方式,人们都能在其中发现蜀中的峨眉在这些画中可称顽固的意象化存在,更不必说形而下的表现技法、表现角度和表现程序——这似乎只能解释为蜀中的山水是他的心结,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如斯之谓罢。

此画题石涛“隔岸桃花迷野寺,乱帆争卷夕阳来”的诗句,为石涛1679年所作,石涛本人曾据此创作《隔岸归帆图》和《枯墨赭色山水》。此诗句为众多艺术大家大所青睐,傅抱石、李可染等均据此有过精心创作。张大千对于石涛的喜爱颇甚,此晚年画于摩耶精舍同题材作品尤见用心之巨。作品尺幅不大,笔墨极为概括,皴擦、勾勒与写意并用,将野寺、桃花、远帆几元素点缀其中,几近消失的帆影,盛开的梅花,若隐若现的寺庙,与石涛诗眼一一对应;画中,聊聊数笔,便点缀出“迷”与“卷”的精妙,大片的留白更让观者对似雾似水的江面充满遐想,正在归途的行者则巧妙得交代了时间。

龙8在线登录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