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葆玖唱起了京剧交响乐,周立波不止一次表示海派清口表演在上海有核心竞争力

图片 1

旨在将交响乐请下“神坛”,1月30日晚,海派清口名家周立波与著名指挥家余隆联手中国爱乐乐团进行音乐对话,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了《欢乐颂·交响音乐“新”赏会》,以其独特的周氏幽默让北京观众笑翻全场。

交响乐混搭在中国乐坛着实刮起了一阵风暴:梅葆玖唱起了京剧交响乐;崔健奏响了摇滚交响诗;周立波说起了曲艺交响书

从《笑侃三十年》到《我为财狂》,都充分展示了周立波的笑侃特长。虽然曾表示此次交响音乐上不再搞笑,但周立波还是再次“食言”,频频让观众乐得人仰马翻。整场节目,以周立波介绍各种乐器为亮点,声称热爱音乐多年的他果然展示了“两把刷子”。他将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与低音提琴分别比作女人、中年人、男人和社会群众,用以使观众牢记其音色;将木管、铜管分别比作白领与蓝领,生动地具象化了每一个管乐器的外表和吹奏方法,别树一帜的表述获得了观众的共鸣。

各方评论铺天盖地而至:要么骂其不伦不类糟蹋艺术,要么赞其洋为中用相得益彰。热议中,让我们听听当事人的看法,感受音乐发展的脉搏。

为了真正让交响乐走进中国观众的生活,周立波在与余隆配合上演西方经典交响乐曲目外,还给每一种乐器演奏脍炙人口的流行乐的空间。余隆与中国爱乐乐团成员也以冷面、缄口的形式,衬托周立波又唱又跳地耍宝搞笑。然而,搞笑的同时,周立波也不忘偶尔严肃一把。“我一直以为音乐是不分高雅与通俗的,音乐就是音乐,好听就是好的。说交响乐高雅严肃的人,大部分是因为不懂。”几句“箴言”,就极大地拉拢了在场观众的情感,紧跟而来的交响乐《外婆的澎湖湾》更是将全场气氛推向高潮。

交响乐+京剧:咖啡油条掺在一起还想吃吗?

1月30日晚的音乐会主题是交响乐,但说着普通话的周立波却频频跑题,抖了不少原先海派清口演出时的包袱。

美味的咖啡,喷香的油条,分开享用都习惯,可掺在一起你还想吃吗?

秀头势、说时事、侃股市……来到北京的周立波也没有忘记这“老三样”。这一切,仿佛是周立波在上海剧场表演海派脱口秀。而这之前,周立波不止一次表示海派清口表演在上海有核心竞争力,是绝不会走出申城的。然而昨晚音乐会实况,显然让许多人都感受到了海派清口在北京的巨大潜力市场。

今年,多场京剧交响音乐会在全国各地上演。就连中国最高音乐学府的交响乐团--中央音乐学院EOS乐团,也开始为京剧大师梅葆玖伴奏,公演京剧交响乐《西施》和《赤壁》。

此次创新演出,周立波无疑是台前耀眼的明星,却把巨大的争议压力抛给了甘当绿叶的余隆。但央视名嘴崔永元看了演出后显得特别高兴:“这真是太好玩了,台上的演奏员们也玩得像个孩子一样,观众们也都在说这个乐器好听、那个乐器好听。”崔永元一直遗憾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受到良好的音乐普及,而此次音乐会也给他带来了普及。他坦言,看演出时,自己一直有种冲动想冲上去和周立波一起说。“一门心思解说交响乐,很多人都做过,可是效果不理想。为什么都要搞得那么严肃呢?严肃的东西娱乐化、轻松化是一个趋势。你别看他这个也是一种曲艺形式,可是他主要在于内容,不在于逗乐,这就是玩着办正事,以后我来给他当智囊团!”

不少观众被雷倒了。交响乐给京剧伴奏,与其说新鲜,倒不如说荒唐。交响乐更在乎每个音的干净和纯粹,而京剧多强调抹音、滑音、打音之类,两样瞎搅和,京胡的声和韵全没了,简直不伦不类。戏迷吴迪边说边摇头。

现在不管啥新编戏都得跟交响乐合作,还美其名曰洋为中用,我看是哗众取宠。交响乐迷陆嘉文对记者说,本来交响乐在中国普及就困难,再加上同病相怜的京剧就更没救了。我一听京剧交响乐,浑身起鸡皮疙瘩,让我多活两天行不?

也有不少观众对这种新形式挺宽容。观众张耀蕊点评道:京剧的文场有点儿单调,在喧嚷、恢弘气氛时来段交响,在悲凉、细腻感情间穿插弦乐甚至配些和声,效果还不错。

面对观众的品评,梅葆玖坦言,交响乐和京剧表面上水火不容,实则并不矛盾。我从小就很喜欢交响乐。那时父亲从国外经常带给我不少古典音乐唱片,我特意学习国外歌唱家的发音、气息等练声方法,对京剧表演大有裨益。

EOS乐团首席指挥胡咏言教授从发展史的角度把交响乐和京剧比作亲哥俩:京剧的全盛时期是乾隆时期,而这恰恰是莫扎特和古典音乐的鼎盛时期;京剧当时在皇宫或大户人家演出,而古典音乐也叫宫廷音乐;现如今,它们都遭遇着受众群减少、普及困难等一系列问题

问题的关键不在二者该不该混搭,而是没有很好地融合。作曲结构松散、配器不着边际,结果成了魔鬼与嫦娥共舞、领带和礼帽齐飞。著名作曲家叶小钢认为,西乐与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结合未尝不可,但要在调式衔接、乐器搭配、节奏掌控等方面下大工夫才行。

交响乐+曲艺:把交响乐拉下神坛?

这两年,交响乐混搭西河大鼓天津时调甚至海派清口的演出层出不穷,上座率高得惊人。

最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周立波、余隆合说海派清口交响书。在这场音乐会上,从小提琴到大提琴、从小号到大号,周立波用海派清口方式向观众介绍了交响乐数十个声部和几十种乐器,令观众捧腹大笑,印象颇深。

余隆解释道,这种演出形式在国外司空见惯。如果用周立波的明星效应,把观众引入音乐厅,通过他的幽默讲解提高百姓对高雅音乐的理解,那绝对是好事。

两获奥斯卡奖的英国喜剧演员彼得乌斯蒂诺夫,曾作为古典音乐的推广者,用诙谐的语言录制交响童话《彼得与狼》,广为流传,一下子令古典乐亲切了起来。

交响乐跨界,不是要把它的一只脚跨到音乐圈外,而是要让圈外人跨到行内来。用幽默的方式把交响乐拉下神坛,让观众知道古典音乐并非高不可攀我就满意了。周立波最后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