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为什么佛要讲这部经,清光绪铜鎏金錾刻御笔楹联可谓巧夺天工

图片 1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通释             第二讲 序分发起㈠           妙果寺达照法师 通释         二0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诸位同修、大德,阿弥陀佛!上一讲我们把这个《佛说观无量寿佛经》的“五重玄义”跟大家介绍了,今天我们就正式进入经文的学习。这部经我们总共分二十个课时,第一课时是“五重玄义”。         今天我们学第二课,叫“序分发起”。佛所讲的每部经都是有原因的,都是对机施教。那么“发起”就是为什么佛要讲这部经。这个《观经》跟其他的佛经一样,前面有一个叫做“总序”——就是六种成就,后面有一个分序——就是“发起序”。所以佛经的内容文字非常多,每部经都要把这六种总序,也叫“证信序”。就是证明佛在某个时候,总共有六方面,比如“信成就”、“闻成就”、“时成就”、“主成就”、“处成就”、“众成就”,这六成就。根据这个六个方面——有些地点不一样;有些发起人不一样;有些时候这个时间也不一样,六个方面。但是这个“发起序”,是每一部经自己独特的地方,所以我们每讲一部经,这前面的都要重复地讲。那么今天我们这个六种“证信序”就不详细说了,因为其他的经典都讲过。         大家看经文:“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萨三万二千,文殊师利法王子而为上首。尔时王舍大城,有一太子,名阿阇世,随顺调达恶友之教,收执父王频婆娑罗,幽闭置于七重室内,制诸群臣,一不得往。国太夫人,名韦提希,恭敬大王,澡浴清净,以酥蜜和麨,用涂其身,诸璎珞中,盛葡萄浆,密以上王。尔时大王,食麨饮浆,求水漱口。漱口毕已,合掌恭敬,向耆阇崛山遥礼世尊,而作是言:大目犍连是吾亲友,愿兴慈悲,授我八戒。时目犍连如鹰隼飞,疾至王所。日日如是,授王八戒。世尊亦遣尊者富楼那,为王所法。如是时间,经三七日。王食麨蜜,得闻法故,颜色和悦。”         先看这个前面一段,今天这个内容呢还是蛮多的,就是我们要把整个《观经》按十六讲来讲,每一讲的内容都相当多。前面这部分也是非常直接。“如是我闻”,这个“如是”就是“信成就”;“我闻”就是“闻成就”。这是阿难尊者在佛入灭的时候,请示佛陀说经典开头应该用什么字?佛告诉他应该用“如是我闻”——就这个经典的内容是阿难尊者亲自从世尊佛陀那里听闻到的,绝对没有任何差错,代表这个意思。         “一时”,佛经里面讲的“一时”就是佛讲法的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具体的哪一年哪一月呢?这个佛知道时间在每个地方是不一样的,佛陀也知道这个法呢会传到更加的久远,而且在这个佛讲法的时候,不止是人间的众生在听法,还有天道的、还有阿修罗道的、鬼道的众生都在听法,所以这个时间相对来说啊,就没办法确定说某年某月某时,但是对于每个众生来说,都一定有那个听法的时间,所以用“一时”是相对准确一点。         “佛”就是指释迦牟尼佛,世尊。释迦牟尼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这个“王舍城”是摩羯陀国的首都。当时印度有十六大国,这个十六大国当中摩羯陀国是最大的一个国家——十六大国之首。所以佛在成道之后,在这个王舍城的弘法时间也是相对比较长,当时的印度最繁华的一个地方,就是军事、文化、经济、商业都是很繁华的。那么王舍城这个“耆阇崛山”呢,我们汉字又把它翻译成“灵鹫山”,也叫“鹫山”。就是在王舍城的边上,有一座山,山上有很多石头,其中有一块大石头就像一个灵鹫,这个鹫鸟的头一样,所以那个山就叫“灵鹫山”。佛就在那个灵鹫山的那个大石头、像鸟一样的那个石头的边上有个大平台,在那里说法,经常在那里说法。那山上也有很多石头,有些石头底下,就有些叫做“禅窟”——就是像一个洞窟一样的,那么佛的很多弟子就会在那些洞窟里面,搭一个像茅棚 一样的,往那里坐禅。这个佛在耆阇崛山的这个山上讲法。         我们去朝拜这个灵鹫山的时候,大家也跑去当时佛说法的那个平台。实际上我们去看,那个平台只有我们这个教室的四分之一这么大,那个平台其实不是很大的,很小。但是我们看看能多少人在听法?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哦,这个佛经里面动则几百人,动则几万人,那个山我估计一百人也挤不下,这个山顶上用我们现在的眼光去看是非常小的一个山。但是如果是听法的话,可能在山顶上讲法,底下的山坡上都可以站很多人听,应该也是能听到的。因为我们现在人讲法都是用麦克风,没有麦克风后面的人听起来就比较累,实际上过去人,一万人讲课确实是不需要什么麦克风的。一个可能这个社会的噪音比较少,没有机械、没有机器,大家知道这个农村里面都很安静的;另外一个人心也比较澄净,你要轻轻的声音发出来,大家都能听到了,现在很多人这个心都很乱、很闹,你在他面前喊他,他也没听到,心太乱了,所以心静也是有关系的。         那么“灵鹫山”是在佛法里面的灵山,也是佛教的圣地。释迦牟尼佛从他诞生、到成道、到弘法、到涅槃,这个印度的几大圣地,灵鹫山的这个地方名气,应该说跟那个佛成道的地方差不多的,名气都特别大,而且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朝山、朝拜,那个地方加持力也是非常大。那佛在讲这个《观经》的时候,就是这个灵鹫山跟王舍城非常近,那段时间,佛正好都在那里安居、弘法,然后带领大家一起修行,在耆阇崛山。         这个“阇”有读“阿阇黎”的阇(she),那在这里我们读(du),印度梵文的音译读(du)更加的准确,叫“耆阇(du)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萨三万二千,文殊师利法王子而为上首。”这都是“众成就”;前面的“耆阇崛山”是“处成就”;“佛”是“主成就”;“时”是“时成就”,所以这六成就到这里了。(待续)

清光绪 铜鎏金錾刻佛奁 匾:19.518.2cm 联:40.54.7cm

北京盈时国际拍卖定于定于6月6日——7日在港澳中心举行2012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其中6月4日——5日预展。其中,紫禁钩沉——明清宫廷文化专场因其质量之精、种类之繁、工艺之美,无不集古典文化之大成,显示出宫廷经典文化的恒久魅力,所以特别值得藏家关注。

作为此场宫廷文化专场拍卖的扛鼎之作,清光绪铜鎏金錾刻御笔楹联可谓巧夺天工。这套佛联出自清内务府造办处皇家制造,内务府造办处集中了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代表了当时的顶尖技朮水准。按一般惯例,制作之前,先作蜡样,要经皇帝批准后方能铸刻代表皇权至上的五爪金龙。楹联之上飞龙上下、左右云游,极为生动,并且使用了贵金属铜鎏金,外观金光灿灿,从龙的形象和制作工艺都代表了清光绪年间的最高标准,加之光绪皇帝御书文字及钤盖的连珠章,工整秀丽,总体呈现了雍容华贵的皇家风范与气派,衬托了宫廷供奉旃檀佛的神圣与庄严。这套匾额对联虽载体失散,但仍属罕见珍稀的清光绪年间的宫廷文物。

纵观清朝历代皇帝的书法总体特点除了宣统皇帝不太成熟的书法外,基本上都是雄浑、厚重、稳健的正大气象,而且都是沿着颜真卿、柳公权、董其昌这一路正统书法风格的路子走下来的。光绪皇帝的书法笔画流畅,颇有锐气,雄强厚重而精神挺动,书写时起笔、运笔、收笔皆有法度。光绪皇帝的楹联大多字迹规范工整,与他在慈禧长期“遥控”下形成的拘谨、压抑的性格一致,其字体比较典型地反映了他心有余力不足的艰难处境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理。这套佛联不论从运笔特点、间架结构到点划变化皆符合光绪皇帝御笔的特征。

此殿额楹联为铜錾刻鎏金。殿额正中上方为一条正龙,四周分布八条行龙,采用浮雕装饰,背有四系.殿额内书满汉合璧文字”旃檀殿”,正中上方钤印”光绪之宝”。楹联四周各錾多条飞龙,上联书:”宝相涌莲花鹿苑鹫峰同开法界”,上款钤印”闻妙香”,下联书”真经参贝叶蜂台狮座共仰天容”,下款钤印连珠章”光”、”绪”。

上联是“宝相涌莲花,鹿苑鹫峰同开法界”。鹿苑是鹿野苑的简称,相传释迦牟尼得道成佛后,为第一批五位弟子在此地宣讲知苦断集证灭修道四圣谛法,佛教称为初转法轮;鹫峰是灵鹫山的简称,“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在……”佛陀在灵鹫山的说法台上为诸阿罗汉开示一乘法理,于是有了《妙法莲华经》。“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一切大圣神通已达,其名曰……”那一天佛陀在此对大比丘众宣说了阿弥陀佛的深厚大愿,即为《佛说大乘无量寿经》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在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并诸菩萨摩诃萨众,而共围绕。尔时世尊,即入甚深光明宣说正法三摩地。时观自在菩萨,在佛会中,而此菩萨摩诃萨,已能修行甚深般若波罗密多,观见五蕴自性皆空。”这一次佛陀进入甚深禅定,以神通力驱使观世音大士与舍利子作出一番对答,就是般若空性之总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释迦牟尼最重要的几部经典都是在灵鹫山及附近传讲的,上联抚今追昔,似乎在想象着当时“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而散佛上、及诸大众,佛世界,六种震动”的景象。

下联“真经参贝叶,峰台狮座共仰天容”。表达了光绪皇帝对佛陀的敬仰之情,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虚妄幻相,畅想着沿着当年佛陀的足迹拾级而上,也许能在天光大开之际,在途中照见,世尊眼里的湛然神光;或者当山风穿林而过,能听懂那流布在虚空中的梵音、蕴藏在大化里的菩提,恭敬中又极具浪漫主义情怀。而“峰台狮座”这一字里行间又流露出对现实社会和自己处境的无奈之感。或许无锡太湖广福寺的一幅对联能把光绪皇帝的这一情绪的流露诠释清楚:“姑置身水云光里,昨非今是,香热茶温,正宜乘此清闲,相与谈鼋头春涛,马山秋月。试放眼名利场中,攘往熙来,金销裘敝,有谁顿开觉悟,知领略峰台暮鼓,狮座晨钟。”

这副由光绪帝亲自撰联并题书的佛堂匾联,大气庄严而又精致殊妙,是光绪帝特为他私人的佛堂“旃檀殿”量身定制的。根据他所撰联文内容考析,此联制造时间应是在光绪推行新政期间(待清宫造办处陈设档公布后,会有沉沙史痕浮出)。此后,这副佛联伴随着光绪帝度过了他最后的日日夜夜,也见证了清王朝的谢幕。

清王朝退位后,这件宫内御用珍宝,流出皇宫。由张作霖及其夫人收藏。至一九三零年,佛联转至与张作霖关系甚密的某知名人士,继续珍藏。历经并见证了云南讲武堂等民国时期重大事件。

此后,佛联一直在这位知名人士家中禅递三代。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抄家风暴中险遭陨灭,竟然纳入较重要的查抄文物清单,得以保存而毫发无损。一九八五年,又由政府发还给了本家。由此,此件佛联可谓亲身经历并见证了一百一十年的中国近现代史的历次重大事件。

佛联的出身和传承,都与中国国家历史命运息息相关,令人扼腕叹息!佛联传承笈藏,步步有据,堪称跨越三个世纪沧桑的奇珍,又令人心生欢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