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行开始对藏家夸下海口

苏富比和佳士得这世界两大拍卖行自2008年年底经济危机后经历了一段低谷期,艺术市场突然崩盘导致收入暴跌,他们不得不支付近2亿美元来补偿那些作品遭遇流拍的藏家。如今两年过去了,他们发现这段低谷期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短,市场复苏低于预期。对于拍卖行而言,事情变得有些微妙。

当艺术品价格下跌,拍卖行很难吸引卖家出让艺术品。通常“死亡”、“离婚”和“债务”是危机时期藏家依然会出让艺术品的三个常见原因。但是销售额会大幅下降。当2007年的天价仍然历历在目的时候,面对危机,许多藏家会这样想:“既然不是非买不可,为何急于现在?”

当然,艺术市场并不缺乏资本,一些精品相继拍得了很高的价格。艺术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在2010年2月上旬又被打破,阿尔贝托·贾柯梅蒂的雕塑在伦敦苏富比卖出了1.04亿美元。三个月后,这个纪录再次被纽约佳士得刷新,一件来自布罗德私人收藏的毕加索的重要作品,以1.06亿美元成交。对于非常富有的买家,零利率和股市下跌只会增加他们对艺术品的兴趣——这也是一种投资渠道。

但是最近高价拍品的频现却使得一些准备出售艺术品的藏家变得贪婪起来,拍卖行也越来越信心爆棚。本周,从伦敦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品专场上看来,金融危机的教训都已经被人遗忘。为了吸引更多的精品,拍卖行开始对藏家夸下海口。他们又开始提供各种金融服务来吸引潜在的卖家:价格保证、第三方资助等等。这些拍卖行在两年之前还说他们再也不会在这些财金融产品上投资,因为那时的亏损实在严重。

拍卖行相信,印象派作品是能够吸引买家的,尤其是来自俄罗斯和远东地区的富豪。佳士得和苏富比在拍卖之前还兴冲冲地宣称6月22号和23号的两个重要的夜拍可能会创造他们有史以来最好的记录。这次佳士得确实创造了伦敦的最高销售额记录,但两场拍卖连之前的最低估价都未达到。

尽管苏富比对不尽人意的结果给出了很多理由,不得不承认他们处在一个糟糕的状态。除了几个明星藏家带来的艺术品,其中包括劳伦斯·格拉夫(Laurence
Graff,着名伦敦钻石商人),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纽约艺术品经销商,在毕加索后期作品的市场中有着关键的地位),另外有近三分之一的作品没有找到买主。史蒂文·科恩(Steven
Cohen,美国对冲基金的亿万富翁)派他的顾问关注由他委托给苏富比的作品马奈自画像。科恩先生从史蒂文·韦恩处购得此画,在10年前被估为3500万到4000万美元。苏富比这次对它的估价是3000万英镑。

这幅阴郁的自画像由棕色和黑色构成,那奇怪的、握住画笔的左手还没有完成。这幅作品几乎不能被认为是印象派的作品,因为它非常类似于19世纪的经典自画像。在拍卖中,只有一个买家以2000万英镑竞拍这幅作品——弗兰克·吉罗德,一个法国出生的美国画商,是吉罗德·毕沙罗·塞伽罗特私人顾问公司(Giraud
Pissarro
Segalot)的经理,经营19到20世纪的艺术品。这个价格是科恩先生能接受的底线。看到罗德先生举牌,拍卖师落槌,科恩先生买到了一个教训:即使是再有名的画家的作品,也不一定就能拍出好价。

佳士得也面临着困境——来自它的明星作品莫奈的“睡莲”。佳士得参考了2008年被安德雷·梅尔尼琴科(Andrey
Melnichenko,一个年轻的俄罗斯大亨)以4090万美元买走的莫奈“睡莲”价格。给这次拍卖的作品估价3000到4000万美元。尽管两年前的作品长了两倍,色彩更加丰富,应该会更好卖。但是一位交易商事后指出:“卖家变得更贪婪了”。四位买家表示出了对这幅作品的兴趣。拍卖师从2200万英镑起拍,但无人举牌超过2900万英镑,所以画作还是归还给卖方。也许在十年之内,这次失败都影响着同类作品的交易。

虽然藏家把拍卖场挤得水泄不通,但和他们果断地出手买画一样,他们也可以果断地从这里走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