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当代艺术的平均拍卖价格增长了140%,印度艺术品鼎盛时期

图片 1

图片 2

萨奇以64.6万美元买下了这幅gupta的作品

萨奇以64.6万美元买下了这幅印度年轻艺术家Subodh Gupta的无题作品

在艺术品市场的鼎盛时期,投机商们把热钱从已经炒到天价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中抽离,迅速投入到炒热印度艺术品的生意中,印度艺术品引起的狂热复制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狂飙猛进,印度当代艺术拍卖价格在2006年3月到2008年9月之间上涨140%,但是在2008年9月到2009年9月间,下跌75%。日前,伦敦着名的萨奇画廊关于印度艺术的展览“帝国反击”开幕之际,关于“印度艺术品在金融危机的袭击下也受到了重创”的话题成为热点。

一场关注印度当代艺术的展览“帝国反击:今天的印度艺术”(The Empire Strikes
Back: Indian Art
Today)周五在萨奇画廊开幕,同时也引发一场印度当代艺术市场命运能否因此得到恢复的热烈讨论。

上涨140% 而后下跌75%

印度当代艺术市场在2006至2008年的艺术繁荣时期有了一次惊人的发展过程。据ArtTactic的数据显示,在2006年3月至2008年9月之间,印度当代艺术的平均拍卖价格增长了140%。但在2008年9月至2009年9月之间,其价格又下降了75%。

2006年,当大量资金开始进入印度当代艺术品市场,印度艺术品的价格一路狂飙猛进,同时艺术基金也如雨后蘑菇般到处开花。印度最古老的艺术品拍卖公司Osian在2006年投资1300万英镑建立基金,Copal艺术基金等也紧随其后,投资者们在每一平方英尺画布上的投资都被充分利用。2006年至2008年之间,根据印度商业报纸Livemint的统计,艺术方面的投资超过30亿卢比。根据ArtTactic指数,印度当代艺术拍卖价格在2006年3月到2008年9月之间上涨140%,但是在2008年9月到2009年9月间,下跌75%。这使得一些艺术基金无法盈利甚至交割。Osian基金在去年年底关闭,一部分投资者血本无归,创始人Neville
Tuli不得不承认该项基金表现“令人失望”。Osian基金同时还面临美国佳士得的诉讼,后者在印度的代理人Menaka
Kumari
Shah表示,与Osian相关的一个组织在一年前买下了艺术品却始终没有交割,“我们正寻找各种方式偿还债务。”

当老一代的现代艺术家仍在坚守阵地时,对年轻当代艺术家的需求却呈螺旋式下降。在纽约,去年的销售状况并不理想导致苏富比将印度现当代艺术与东南亚古董和袖珍艺术拍卖合并举办以丰富内容。佳士得的印度现当代艺术拍卖曾由2000年的65万美元上升至2008年的4500万美元,但去年又回落至1250万美元。

但是问题不仅仅限于艺术基金,印度最喜欢炫耀的画廊之一Bodhi
Art,成为这次泡沫之中最亮眼的牺牲者。印度艺术品鼎盛时期,该画廊在柏林、新加坡、纽约、孟买、新德里都开了分支机构,现在,除了孟买之外,画廊一一关闭。

萨奇的投资有着怎样的影响?首先,这些作品大部分是在两年前收集的—当时正处于艺术繁荣到达巅峰之前,而不是处于艺术市场衰退时期。Atul
Dodiya的装饰画Woman of Kabul
是于2008年5月以15.6万美元购入的,当时并未创造拍卖价格记录,但也已超过了估价。自2008年9月以来,Dodiya出现在拍卖会上的作品几乎再未有更高价格。

这是一个在两年里迅速扩容的投资项目,如果在市场尚未甚嚣尘上之前兴许是项好投资,而现在,恐怕未必。尽管拍卖行里的价格也许曾经屡创新高,但接手了这个烫手山芋的最后一批投资者却无法找到下家。

在同一场拍卖会上,萨奇还买下了印度年轻艺术家Subodh
Gupta的作品,64.6万美元的价格大大超过估价并创造记录。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一些Gupta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在拍卖会上突破的100万美元价格大关。2008年秋季卖家还想在拍卖市场获利时,却只能失望的看到艺术家的大部分作品以流拍告终。

喧嚣之后 艺术品回归低价位

相反,在市场繁荣前期,萨奇直接从画廊购买了一些新作品,并且可以讨价还价,这些投资都是可以盈利的。例如在2007年,萨奇直接从画廊购买巴基斯坦艺术家Rashid
Rana的摄影拼贴作品,价格约2万美元。去年6月,同类作品在苏富比卖出了6.1万英镑。

老一代印度艺术家们拼命坚守着自己的堡垒,而那些年轻的印度当代艺术家们无可避免地进入了下跌通道。在佳士得,全球范围内现当代印度艺术品交易从2000年的65万美元涨至2008年的4500万美元,2009年明显下降到1250万美元。

印度艺术家Atul
Dodiya充满装饰意味的作品《喀布尔的女人》,2008年5月估价15.6万美元,2008年9月之后,再也没有Dodiya的作品在拍卖行里超过这个价格被售出。

萨奇的画廊在2008年5月很有远见地以相对的高价买入很多青年印度艺术家的作品,买Subodh
Gupta的作品花了64.6万美元,超过了估价的三倍。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几幅Gupta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在拍卖行里超过了100万美元,卖家在2008年9月拿到了大量现金,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们在Gupta未出售的作品中跌倒。2007年,萨奇再次从艺术家Santhosh的画廊中以每幅3.2万英镑购买了几幅影像作品,相似的作品在接下来的18个月中暴涨了10倍。但是,像大多数的印度艺术品一样,不久之后,价格落到了地板上。无论如何,个中高手萨奇已在这一轮的涨跌中挣到了钱。

一些已确立地位的印度当代艺术家如Huma
Mulji,他的在衣箱里的骆驼动物标本作品,两年前在迪拜艺术博览会上标价8000美元,比2007年高出了82个百分点,但是,在2009年又跌到了谷底,下跌了20个百分点。而市场领军人物Subodh
Gupta则通过低价位的水平,牢牢地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去年3月在新德里的Vadehra画廊展览上,他每件作品的价格都没有超过10万美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