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大师施禀谋终于完成了他的第一件玉石画作品,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国

1999年,深圳。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汗水早已把长发浸透成一束一束,手上被刻刀划破的伤口似乎已经愈合,但偶尔一个吃力的动作,还是让已经发黑的一条条沟壑又逐渐鲜红起来,玉雕大师施禀谋终于完成了他的第一件玉石画作品。可对于前景,他却不得而知。

中国的珠宝首饰消费呈现多元化趋势。除传统的黄金首饰外,翡翠玉石产品、铂金钯金首饰,钻石、宝石镶嵌首饰的消费增长也非常明显。特别是翡翠和玉石艺术品、装饰品,越来越受到内地消费者喜爱。未来十年,中国有望成为世界最大的黄金消费国和珠宝消费市场。

几天后,北京菜百总经理王春利从北京飞抵深圳的一架民航机走下,挤上一辆出租车,开向施禀谋的小工作间所在地。能否找到理想中的收藏品,她自己也没底。

这是今天从北京开幕的“中国玉文化推广展·菜百典藏·施禀谋玉石画展”上获得的信息。

以后的故事就是玉石界人人皆知的佳话了:艺术家施禀谋研究出了打通中西的“玉石画”,企业家王春利和她领导下的菜百成了收藏施禀谋玉石画的“专家”,并以此为切入点,在黄金专营特色之外,扩大了玉石销售,巩固了“中国黄金珠宝第一店”的地位。

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二00八年,中国黄金年产量创历史记录,达到二百八十二吨。世界黄金协会(WGC)统计,今年第二季度,虽然全球黄金投资需求较上年同期增长了百分之四十六,但同期的黄金珠宝需求量较上年同期下降百分之二十二。目前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国印度,黄金珠宝需求今年第二季度大幅下滑百分之三十一。这一切带动全球黄金总需求同期下降了百分之九。但当经济低迷、金价高企导致全球黄金珠宝消费量下滑时,中国的黄金需求却非常活跃。世界黄金协会认为,未来几年,中国可能超过印度,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国。

施禀谋是中国当代最着名的玉雕大师之一,有“雕刻奇才”之誉,他对玉石雕刻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根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二00八年,中国国内珠宝首饰消费额达到一千九百亿元人民币,出口额超过八十三亿美元。中国的淡水珍珠产量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首位。业内人士预计,到二0二0年,中国珠宝产业年销售总额有望达到三千亿元人民币,出口超过一百二十亿美元。届时,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珠宝首饰制造和贸易中心之一,也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珠宝消费市场。

王春利算是国内“拥有”黄金珠宝最多的女人。

“中国玉文化推广展·菜百典藏·施禀谋玉石画展”由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北京菜市口百货股份有限公司主办。展览不仅突出了现代中国玉雕作品,也是对中国八千年玉文化的一次回顾。玉雕艺人施禀谋以五彩玉石作为载体,同时借助西方油画技巧,使绘画与玉雕融为一体。他的作品被内地著名的珠宝首饰零售企业——北京菜市口百货股份有限公司大量收藏。

每天早上9点,她的办公桌都会被各种金银珠宝堆得严严实实。在外人看来,这是令人艳羡之事,但这是王春利每天的“早课”,她要对这些物件严格审视,绝不允许自己“打眼”。

和王春利的快人快语不同,能听懂施禀谋说话,是件不容易的事,那混合着广东、福建两种方言的特殊口音,让外界对他少有了解,但他乐观地解释为:“艺术家需要孤独。”

一直以来,施禀谋考虑的是如何让中国的玉石饰品走向世界,特别是西方国家。虽然中国自古就有“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可经常往返于世界各大珠宝展览的施禀谋心里很清楚,玉石并不被国际珠宝行业所看重。

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玉石的主要出产地为亚洲尤其是东南亚一带,无论从审美趣味、文化理念上都与西方有着很大的不同,像玉佛、玉观音,以及其他的玉制吉祥物,多有浓厚的东方文化甚至宗教内涵,西方人不了解这些,也就无从判断其价值,一些精美的玉雕作品,在他们眼里可能会被归为“stone”,可偏偏现在西方主导着世界珠宝行业,玉石想要得到世界性的发展,必须得过这一关。

施禀谋毅然放弃了以前的传统玉雕方式,尝试“跨界”组合,把玉石、紫檀、油彩三者组合成为“玉石画”:也就是将惯做底座的紫檀木做成平板画,再将玉石雕成的各种造型装置其中,再辅以油彩,汇聚了西方油画和东方玉雕的特点。

作为商人,王春利有着极强的商业洞察力,整天泡在菜百收藏库那些奇珍异宝中,让她对于一般物品早已失去了收藏兴趣。她要收藏的一定是本身价值与艺术、文化价值相结合的东西,在偶尔听到朋友谈起施禀谋的玉石画后,王春利决定南下深圳。

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房子里,王春利第一次见到了施禀谋,和她以前见到的艺术家不同,施禀谋有些邋遢的形象,让王春利倍感意外,在看到他的“第一件”作品时,王春利的意外迅速升级为赞叹。

这是一幅名为《千禧龙》的玉石画:用翡翠雕刻的龙神采奕奕,尤其是龙眼,伴着翡翠的本色和施禀谋的独到刀功,观赏的时候龙眼似乎在转动,加上紫檀和油彩的组合又很具异域色彩。“这是一件好东西”,王春利心想,但她并没有买下这幅画,而是对施禀谋说:“你再多创作一些作品,形式别太拘泥,我过段时间再来。”

并不是王春利对作品不满意,只不过她要来一次“大收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