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认识了到嘉兴征集拍品的佳得公司老板曾某,最近潘先生存放在该公司的5件藏品也因该公司关门无法取回

在业内颇有名气的宁波佳得拍卖有限公司突然关门,法定代表人曾某失踪。这可急坏了多名“拍主”,他们的藏品正委托佳得公司拍卖呢。

摘要:■记者于8月23日来到涉事公司,发现公司大门紧闭,公司门口贴有公司暂停营业的通知。
■图为潘先生签署的“藏品临时保管附件”。 客户在此事件发生后已报案

3月19日,嘉兴人应林桥来本报求助。去年6月,他认识了到嘉兴征集拍品的佳得公司老板曾某,随后委托佳得公司代理艺术品拍卖事项,并将价值1440000元的拍卖品交给曾某。

  ■记者于8月23日来到涉事公司,发现公司大门紧闭,公司门口贴有公司暂停营业的通知。

应先生称,这些书画被拍卖了,但佳得公司没有付给他相应的款项,他曾多次到宁波讨要,但是一直没有结果。多次催讨下,曾某于2008年10月7日给他出具了一张欠条,但曾某在出具欠条后并未按期归还欠款。

  ■图为潘先生签署的“藏品临时保管附件”。

应先生于2008年11月6日向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曾某归还欠款,后来由于曾某的亲属提出管辖异议,案件移送到江东区人民法院审理。

  客户在此事件发生后已报案,涉事公司回应称拍卖成功与否取决于买家的意愿

除应先生外,佳得公司还被多名“拍主”索债。这些“拍主”表示,目前他们还在寻找曾某,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

  客户委托某公司拍卖藏品,多次拍卖不成功后客户上门讨说法,却发现该公司已经关门了。近日,来自海南省的潘先生向新快报记者报料,称他经一名收藏爱好者朋友推荐,从2017年至今三次委托广东国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金文化”)拍卖其手头上的藏品,共支付给该公司1.8万元(注:没有特别注明“新加坡元”的均为人民币,下同)的“基础服务费”,但没有一次拍卖成功。最近潘先生存放在该公司的5件藏品也因该公司关门无法取回。昨晚涉事公司负责人称,没有人敢保证拍卖一定会成功,拍卖成功与否取决于买家的意愿。对于卖家存放在公司的藏品,该负责人表示,要求客户寄回合同再寄出藏品是为客户负责。目前,潘先生已经向广州市越秀区警方报案。

杭州的孙先生把压箱底的宝贝委托佳得公司拍卖,拍卖合同显示,他委托佳得公司拍卖的六幅字画中,较出名的有张大千的《人物》,保底价为60万元;钱松岩的《松石》,保底价也为60万元。孙先生说,他是去年5月6日和6月30日将这些艺术品交给曾某的。去年8月31日,他得知曾某举办的拍卖会结束,他的藏品均未成交,就要求收回,但佳得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脱。去年9月初,孙先生通过其他途径,得知钱松岩的《松石》竟然在南京荣宝斋出现,遂往南京调查,发现南京荣宝斋是以30多万元从佳得公司购得此画的。孙先生大惊,遂向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报案。

  ■新快报见习记者 林钢威 记者 彭程 实习生 曹文成 文/图

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一名姓魏的警官向记者证实,他们接到报案后,决定立案侦查。他们曾多次到宁波抓捕曾某,但一直未果。目前,曾某已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之一。曾某涉嫌的罪名为“合同诈骗”,属“刑拘在逃”。

  三次拍卖不成功 拍卖前先要交费

记者了解到,佳得公司在业内知名度颇高,在国家文物局2007年公布的获得《文物拍卖许可证》的企业名单中,宁波有三家拍卖公司上榜,其中就有佳得公司。

  潘先生是一名收藏爱好者,热衷于收藏各种各样藏品。经一位同样喜欢收藏的朋友介绍,他于2018年1月25日将收藏的1块铁陨石和2块玻璃陨石交由国金文化保管,双方签署了“藏品临时保管附件”。“当时想着是朋友介绍的,因此我对他们比较信任。”潘先生说,因工作繁忙,他没有太多时间管理这几件藏品,于是就一直将这三件藏品存放于国金文化。

3月20日上午,记者来到海曙区大来街47号亚细亚商城B座4楼,发现原先佳得公司的办公室已成了一家电脑维修公司。据电脑维修公司人员介绍,他们是今年初搬来的,搬进来时佳得公司已撤走了。

  同年7月中旬,国金文化的工作人员对潘先生说,有买家看中他收藏的铁陨石,计划于7月底在新加坡商会拍卖,但需要支付包括出关费、保管费、推广费、拍卖费等“前期费用”共1.5万元,并需要签署合同。为将这块铁陨石拍卖出去,潘先生按国金文化工作人员的要求,签完合同后又寄回给该公司。当时,潘先生已经交了8000元的前期费用,但是国金文化方面没有将合同寄回给潘先生。

曾某现年38岁,是镇海人。佳得公司关门,在业内震动很大。谈起佳得公司关门的原因,业内人士分析,拍卖业不需要太多资金投入,佳得公司发展不错,忽然“折翅”,肯定有很复杂的原因。

  拍卖会当天,国金文化的工作人员告诉潘先生,铁陨石以6.2万新加坡元的价格起拍,有买家出价6.8万新加坡元(折合人民币约35万元)。但工作人员之后又告诉潘先生,铁陨石没有拍卖成功,原因是铁陨石的成交价格低于保留价而无法售出。据潘先生称,他当时不同意高达100万元的保留价。

记者曾两次和曾某家人取得联系,曾某的一名家人表示,他们对曾某忽然失踪也很震惊。去年10月份,曾某毫无征兆地从家里出走,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前来讨债的债主一直络绎不绝。

  潘先生说,从2018年7月24日开始,国金文化方面多次以补全合同为由,要求他支付剩下的7000元,并称若不完善合同,藏品将无法卖出。潘先生提出,既然公司方面已经确定有买家要买这块铁陨石,可以直接在交易金额中扣除。因当时工作人员称会与公司销售部协商,潘先生便没有支付这笔钱,铁陨石也一直没有拍卖出去。

  潘先生称,在此之前他还曾在该公司拍卖过一件欧泊石,但当时该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他,相中的买家因为“暂时没有钱支付定金”,最终不了了之。

  虽然前两次拍卖均没有成功,但是潘先生觉得这家公司的程序比较正规,又是朋友介绍的,觉得该公司还是信得过的。今年3月17日,潘先生把1块橄榄绿陨石和1件红釉小天球瓶放在国金文化保管。约10天后,国金文化方面致电潘先生称,红釉小天球瓶将在“‘一带一路’中泰国际拍卖会”上进行拍卖,拍卖价为85万元至90万元,但是一名买家觉得价格太高,只愿出价60万元。另外,潘先生还需要交纳基础服务费1万元。潘先生便于3月31日与国金文化签署合同,并分两次支付这1万元。

  拍卖会后,工作人员告诉潘先生,需要再次调低该藏品的价格,潘先生也同意了。但之后该工作人员并未告诉潘先生藏品是否拍卖成功,潘先生也联系不到该工作人员。

  涉事公司关门 客户5件藏品拿不回

  潘先生称,约半个月后,他因急需还债,便询问上述工作人员能否把红釉小天球瓶以2万元至3万元的价格尽快出售,但是该工作人员并未回应。7月18日,该工作人员称在处理中,会尽快卖出。自此之后,潘先生多次致电和发微信信息给该工作人员,都没有得到回复。直到8月9日,该工作人员才给潘先生发来一份通告,称公司已因业务调整及政策因素暂停营业,要求客户把合同原件寄回给公司,公司收到合同后才能把藏品寄还给客户。

  次日,潘先生联系到该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仍在努力处理,可之后潘先生再也联系不上该工作人员。此后国金文化方面两次发来短信,要求潘先生寄回合同,收到合同后公司才能安排寄回藏品,短信上还附上仓库(国金文化委托的仓库,不属于国金文化,下同)电话。8月18日,潘先生来到国金文化,发现该公司已经关门,暂停营业。

  目前,潘先生累计已支付给国金文化1.8万元,三次拍卖无一次成功,并且有1块铁陨石、2块玻璃陨石、1块橄榄绿陨石和1件红釉小天球瓶一共5件藏品尚存放于国金文化无法取出。如今公司大门紧闭,潘先生也无法联系到该公司的工作人员。

  日前,潘先生已向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报案,案件正在处理中。

  回应

  按程序需客户提供合同才能寄回藏品

  ●被委托仓管

  前天,新快报记者根据国金文化方面发给潘先生的短信,联系到仓库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国金文化暂停营业后委托仓库看管藏品,客户需按照国金文化提供的地址寄出合同,收到合同后国金文化会通知仓库,由仓库把藏品寄给客户。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不会提供仓库的地址给客户,也不接受客户上门取走藏品。

  ●涉事公司

  无论拍卖是否成功基础服务费都不退

  昨天上午10时许,新快报记者来到国金文化,发现该公司大门紧闭,门口贴有该公司于7月31日发出的暂停营业通知,另外还贴有一份关于国金文化租赁合同被解除、房屋被收回的通知。

  昨晚8时55分,新快报记者联系到国金文化的负责人范先生。他表示,没有人敢保证拍卖一定会成功,拍卖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买家的意愿。至于卖家存放于公司的藏品,公司为了对客户负责,通知客户先寄回合同,公司收到合同后再通过快递将藏品安全送达客户。同时,公司方面担心有客户拿回藏品后,凭借手头的合同再一次到公司拿藏品,所以才要求客户先寄回合同。另外,无论拍卖是否成功,基础服务费都不能退,因为公司已经向客户提供服务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